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顿了顿,谷阳又笑了起来,道:“六哥,你可要小心了,现在的杭城,不如以前,可能会有些危险,你要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陈六合再次失笑,轻蔑的扫视着谷阳,道:“你可不要把自己太当成一回事了!现在的你,还远远没资格当我的对手,更没资格跟我正面叫板!”

    “你这种小角色,让金彪自己收拾就好了!我怕我一出手,你玩都不够给我玩的!”

    陈六合砸吧了几下嘴唇,接着道:“你呢,也不要以为攀上了周嘉豪和瀛国人,就觉得可以水涨船高!跟我陈六合作对的人,会是什么下场,你应该很清楚!”

    “你好自为之,不要步了他们的后尘。”陈六合意味深长道。

    “六哥,大放厥词是没有用的!等我把王金彪踩在脚下的时候,你就会认清楚,我谷阳到底有多强的实力!”谷阳捏着拳头,如示威一般对陈六合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帮土鸡瓦狗,在我面前不值一提,充其量,只能算是散兵游勇。”陈六合说道:“今天你在我面前的叫嚣,以后只会成为旁人津津乐道的谈资笑料!”

    谷阳深深凝视了陈六合一眼,道:“那我们就骑驴看唱本,走着瞧。”

    陈六合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掌,目光在谷阳身后的那帮手下,和食府外的那帮手下的身上随意扫量了一眼。

    顿了顿,对谷阳说道:“那些没用的废话就别说了!还是说说眼下的事情吧!你带这么多人跑过来,想干什么?是想来吓唬我吗?”

    “不敢!这点人,又怎么能吓唬的了六哥呢,你什么大场面没见过?”

    谷阳冷笑的说道:“我只不过是想告诉六哥,我现在并不怕你,我兵强马壮,我也有资格在你面前抖露一下威风!”

    “既然知道吓不住我,还搞出这么大的阵仗来?干嘛?当花瓶啊?”

    陈六合嗤笑道:“我们也别弯弯绕绕了,直接把话挑开了明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呢,今晚要是来这里想保井泉一郎,那还是省省吧,我觉得你没戏,想从我手底下救人,你的道行跟资格差了不止是一星半点。”

    陈六合对谷阳说道:“不过,你要是想替井泉一郎出头,要为他找回面子的话,那我倒是也无话可说!只要你有那个胆量的话,我就站在这里,我们可以比比手段!”

    谷阳的眼神再次凝了起来,直勾勾的盯着陈六合,里面有厉色闪现,还有着深深的敌意,当然,更少不了眼神深处那抹怎么也消散不开的忌惮与怯意。

    沉凝了良久,谷阳才露出一个笑容,身上的气场全无,道:“六哥说笑了,在这样的场合,真的要闹到多僵的地步,不太合适!”

    “我今天来呢,目的很简单,只不过是想给井泉先生一个安全的保障而已!”

    谷阳不急不缓的说道:“我觉得,六哥和井泉先生之间,肯定是有什么误会,既然是误会,那就没必要太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