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用了两三秒的时间解决了四个壮汉,陈六合脸不红气不喘。

    他抬了抬目光,扫向井泉一郎和刘胜华,轻蔑的说道:“我说了,没我的同意你们就不可能走的出去!你们以为我是在跟你们开玩笑吗?”

    井泉一郎和刘胜华显然也没吓傻了,井泉一郎的脸色都白了几分,惊惧的看着陈六合,说道:“陈六合,你这个疯子,不折不扣的疯子!你真的敢不计后果吗?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,会给你带去多大的麻烦?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    “没那么严重!因为我说你是蚂蚁,你就只能是只蚂蚁!你见过一只蚂蚁掉进水里,能激起一丝一毫的浪花吗?”

    陈六合轻描淡写的说道,就站在原地,淡淡的望着已经非常靠近食府大门口的两人!

    “陈六合,你疯了,你特么就是个神经病。”刘胜华吓的已经快要六神无主了,特别是看到双手沾满了鲜血,更是惊恐交加,脸上的肌肉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“在我面前惹了事,还想这么轻而易举的离开?你们太天真了。”陈六合冷漠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?”井泉一郎已经没了方才的底气,因为陈六合所表现出来的狠辣,已经足以证明他是一个敢说就敢做的主。

    说话时,井泉一郎的脚步下意识的退了几下,愈发的靠近食府大门。

    陈六合不急不缓的站在原地,遥遥说道:“别吓的在那里退步,大门就在你们身后,也就不到十米的距离而已,有本事,你们就跑出去给我看看!”

    井泉一郎和刘胜华两人都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,大门离他们的确很近。

    但陈六合的话语,就像是有一种透人心扉的魔力一样,竟让他们不敢升起夺路狂奔的勇气,仿佛只要他们敢跑,就一定会有更凄凉的下场!

    这个情况,看得众人也是有些浑身发寒,不知不觉手脚冰凉!

    别说首当其冲的井泉一郎和刘胜华两人了,就连他们这些不相干的人,在陈六合的气场下,都能感受到那种冲击心脏的恐惧!

    可见,井泉一郎和刘胜华两人此刻又承受了多大的心理压力和惊吓!

    连续回头看了几眼食府那敞开的大门口,井泉一郎和刘胜华两人只敢干咽口水,楞是没敢鼓起勇气奔逃而去……

    这就是陈六合所带给他们的震慑力和压迫力,这就是陈六合最可怕的地方,往往一个眼神一句话一种气势,就足够让对手肝胆欲裂,心里防线都溃散。

    “陈……陈六合,你到底想怎么样?今晚的事情就算是我们错了,我们不该得罪你,不该对你的女人和你弟弟不敬,但你也不用把事情做得这么绝啊……”

    刘胜华已经被吓得慌乱无度了,害怕与恐慌交织在一起,已经开始认怂乃至求饶。

    陈六合却没理会刘胜华的话语,他只是对刘胜华招了招手掌,道:“既然你还想好好谈,那就过来,别离那么远,放心,我不会吃了你。”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