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对陈六合说完这句话,谷阳就对井泉一郎说道:“井泉先生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井泉一郎重重的哼了一声,无比阴鸷的看了陈六合一眼,才气冲冲的转身离开,他似乎也知道,今晚要从陈六合身上找回颜面,有些不太可能了。

    谷阳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,冲陈六合笑了笑,就跟着离去,他并不认为陈六合在这种时刻,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!

    今晚,他谷阳要跟陈六合叫板,是还差了些火候,可要带走一个井泉一郎,却并不见得是什么难事,他带来了四十多个手下,可不仅仅是摆设,至少能吓人!

    “看来你是真的没有把我说的话当成一回事啊!”

    陈六合的声音幽幽传出,他不慌不忙的说道:“我记得我刚才似乎说过,今晚你想保井泉一郎,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!即便周嘉豪亲自来了,我都不放在眼里,你谷阳又算得了什么东西呢?从我的眼皮子底下带人走,你真把自己当成一根葱了?”

    闻声,井泉一郎和谷阳两人都是身形一顿,谷阳的脸色都沉了下来,回头看着陈六合道:“六哥,一些做人做事的道理,不用我来告诉你了吧?凡事,都要懂得适可而止!”

    “今天这个结果,对你来说已经是面子里子都有了,你何必死咬不放?就算是一条疯狗,也有撒口的时候啊!”谷阳的语气充满了不敬,怒气涨了三分!

    他自认为一直都在给陈六合面子,可这个陈六合,似乎有点过头了,有种给脸不要脸的意思!

    “啧啧啧,这口气,谷阳,你真的长本事了。”陈六合啧啧称奇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但是,口气大是没什么用的!井泉一郎,你今晚保不了!”陈六合淡漠的说道。

    谷阳眼睛狠狠一凝,盯着陈六合,争锋相对的说道:“如果我一定要保呢?”

    “别跟我说这些屁话,你没有那个本事也没有那个资格!”陈六合及其不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陈六合,你这是真不把我谷阳放在眼里啊!”谷阳的怒火也涌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认为我有必要把一只蝼蚁放在眼里吗?”陈六合反问道,一脸的云淡风轻,根本就没有那种剑拔弩张的意味!

    他越是这样,就越证明没把谷阳放在眼里,就越代表着一种无声的轻蔑!

    谷阳怒了,拔高声调的说道:“陈六合,那我今天就把话撂在这里,你有种,就拦着别让我们出去,我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!”

    “给你三分薄面,你非不要的话,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。”谷阳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旋即,他无比霸气的大手一挥,道:“我们走!”

    他身后的十几个手下,顿时就拥护着他与井泉一郎两人,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向着食府大门外走去!

    这一刻,众人都禁不住咽了咽口水,很好奇陈六合到底会怎么样?

    会不会一如既往的强硬到底?可在这种情况下,似乎强硬也没什么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