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陈六合,你别得意的太早,今天这件事情,已经被你闹得不可开交了!你的麻烦,已经惹上身了!我保证,你嚣张不了多久。”井泉一郎色厉内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到现在你还这么有底气,你的胆识的确是让人佩服!看样子你觉得你还没走到末路,你觉得我并不可怕?”陈六合笑意盎然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陈六合,说句难听的话,你现在充其量只算得上是一个夕阳人物,我为什么要惧怕你?我劝你一句,不要不知所谓了,这只会让你自己覆灭的更加彻底!”

    井泉一郎放着狠话说道,已经被陈六合逼到这个地步了,他似乎也豁出去了!

    陈六合轻轻点了点头,笑容浓郁,他瞥了眼呆滞在井泉一郎身旁的刘胜华,道:“刘董,你还不离开吗?是不是不想离开了?”

    被陈六合这么一问,刘胜华打了个寒颤,他怯生生的看了井泉一郎一眼,当即咬咬牙,也顾不得井泉一郎的安危了,大难临头各自飞,他转身迈步,快速逃离了食府。

    任由井泉一郎在身后呵骂,刘胜华也不敢有丝毫顿足和留恋……

    陈六合重新看着井泉一郎,道:“现在,我给你两个选择,一,老老实实自己过来,跪下来磕头赔罪,为你自己的行为埋单!”

    “二,打电话让救护车来接你,至于是送进急救室还是直接送进太平间,就看你自己的造化和运气了。”陈六合慢悠悠的说道。

    声音不是很大,但足以让所有人心头大震,这话,实在是太有杀伤力了!

    “陈六合,你不要虚张声势,我不信你敢肆意妄为!”井泉一郎拼命压制着心中的恐慌,咬着牙关对陈六合说道。

    他心中还抱着一丝侥幸,他不愿意相信陈六合敢无法无天,把事情做绝!

    陈六合耸耸肩,道:“看来你做出了一个非常错误的选择,那我们之间就没什么好说的了,我只能跟你说一声,非常抱歉!”

    说着话,陈六合迈步向井泉一郎走去,他想要干什么,没人知道,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,一眨不眨的看着陈六合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无比紧张的时刻,陈六合兜里的电话,突兀的响了起来,把所有人都给吓了一跳……

    拿出电话一看,是兰文州打来的,陈六合皱了皱眉头,旋即响起了什么,不由苦笑了一声,按下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,第一天回来就爽我的约,胆子不小啊。”兰文州笑骂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可不是吗?他们两今天上午在电话中就约好了,晚上一起见个面,时间地点都选好了,可陈六合和秦若涵久别重逢,满心欢喜之下居然把这事给忘了。

    让兰文州等了半个多小时也没见人……

    “呃……罪过罪过,你要是不说,我还真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。”陈六合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啊,我看你就是典型的重色轻友,佳人在侧,哪里还记得我啊。”兰文州说道,话语中,并没有丝毫不悦的意思,他和陈六合之间,早已经不需要那般见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