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陈六合,你真的要这样咄咄逼人吗?我警告你,狗急了都会跳墙,你别挑战我的底线!你这是在玩火,你现在很危险!”谷阳咬牙切齿的说道,枪口指着陈六合的后脑勺。

    陈六合头也没回,看都没去看他一眼,只是对谷阳的属下道:“你们今晚是保不住他的,放弃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退后一点,子弹无眼,如果走火了,可怪不得我。”谷阳的手下语音颤颠的说道,喉咙蠕动,明显在咽着口水,透露出内心的紧张情绪!

    陈六合无动于衷的摇摇头,猛然的探出了一只手掌,直接扣在了对方握枪的手腕上,然后一拉一拽,对方就直接被陈六合放倒在地。

    而对方的手枪,也出现在了陈六合的手中!

    陈六合的速度极快,如电闪雷鸣一般,他仍旧没有回头,而是握着手枪反手指出,无比潇洒利落的指向了站在身后谷阳的脑袋上!

    还不等众人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的时候,陈六合就果断的扣动了扳机!

    “砰砰砰”一连三声枪响在食府内突兀炸开,震耳欲聋,三枚子弹脱堂而出,从谷阳的耳旁飞驰而过!

    那惊险的程度,几乎是贴着谷阳的脸庞飞驰,都擦破了谷阳的侧脸肌肤,带起了一片焦痕!

    谷阳也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吓惨了,捂着耳朵痛叫的蹲在了地下,能清晰的看到,他的耳朵处,有猩红的鲜血溢了出来!

    他的耳膜,却是被刚才的三道枪响给震裂了!

    这所有的一切,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,快到了让人难以反应的地步!

    等众人好不容易回过神来的时候,就骇然的发现,谷阳已经被陈六合擒在了身前,陈六合一只胳膊环着谷阳的脖颈,一只手拿着手枪,顶在了面色痛苦的谷阳额头上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为此感到心惊肉跳,感觉到灵魂都在颤栗,这个陈六合,恐怖如斯!

    刚才所发生的事情,是那般的惊险,比那些所谓的枪战电影,还要惊险!

    谁都被陈六合所展现出来的手段给唬住了,所有人都知道,陈六合若是想要杀谷阳的话,那简直就是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“就你们这帮废物也敢在我面前叫嚣?也敢在我面前拔枪?你们当真是自取其辱!”

    陈六合冷笑的说道:“我若要杀谷阳,探囊取物,就跟踩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!”

    “六……六哥,你想干什么……有话好说……你别……别乱来。”谷阳吓的六神无主,被枪顶在脑袋上的感觉,非常不好受!

    虽然他问也是一个有胆识的人,他也经历过太多要死要活的场面,算得上是一个狠角色。

    可是,这也分在谁的面前,如果是别人拿枪指着他谷阳,或许他还能保持镇定,至少还能硬气的说几句场面话。

    可这个人是陈六合,就由不得他不去害怕了,心中的惧意像是洪流一样涌出,难以抑制!

    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