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一路上,陈六合出奇的连那些穿着清凉姓感的美女都没去欣赏,一直在思索着有关于杭城格局的事情!

    现在唯一让他还有些模糊的就是,周嘉豪的身后,到底都有谁,就他目前所知的,有瀛国势力,有北边势力,至于其他,陈六合就不是很清楚了!

    但陈六合可以保证,躲在周嘉豪身后的,应该不止是这两方,还有其他藏头露尾的人!

    不知不觉,时间已经到了饭点,陈六合打了辆车,来到了指定地方!

    到来的时候,比约定时间要晚了十几分钟,看着已经坐在包间内等候的兰文州,陈六合陪笑道:“不好意思,路上有几只尾巴,为了甩开他们,才来晚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闻言,兰文州皱了皱眉头,道:“在杭城,还有人敢跟踪你?”

    陈六合拉开椅子入座,翻了个白眼道:“我算哪根葱啊?有人想跟踪我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?我要是真有你说的那么不可一世,也不会出现眼下这种快要被人釜底抽薪的状况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兰文州失笑了起来:“釜底抽薪?陈六合,你说这话,亏心不?别人不知道你,我还不知道你吗?这点风浪要是都能把你吹倒,那你就不叫陈六合了!”

    “哟?没看出来啊,你这位忧国忧民的大领导,还会有拍马屁的一面呢?不过这话说的倒是让我非常舒坦。”陈六合哈哈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兰文州没好气的指了指陈六合,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!

    这是两人时隔多日的第一次见面,没有丝毫的生分,兰文州也没有因为陈六合在杭城的困局,就跟他疏远什么,他们两的关系,还是那般友好熟稔。

    菜肴上齐,两人小酌着白酒,陈六合说道:“这段时间,你们体制内,应该也出现了不少反对我的声音吧?怎么样?有没有给你带去什么压力和麻烦?”

    兰文州云淡风轻的说道:“麻烦,肯定是有一点的,至于反对的声音,那更是不用多说了!京城的触手都伸进来了,你还想一门清?那显然是天方夜谭的事情!”

    “不过,以你小子在杭城经营出来的人脉和根基,那些反对的声音算是不值一提了吧!说句难听的,你现在跟这块土地,都差不多要融合到一起去了,谁想在这方动弹你的地位,可谓是难如登天了!”兰文州气定神闲的说道。

    陈六合笑了笑:“还是你把事态看得最清楚。”

    兰文州轻声说道:“其实呢,这些都是次要的,你也没必要去担心什么!杭城格局会怎么变动,最关键的还是要看你跟周嘉豪他们博弈的结果!”

    “所谓树倒猢狲散、墙倒众人推!你这堵墙,只要没倒,就不可能出现太严重的情况!”兰文州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陈六合耸耸肩,说道:“要推倒我,那也得他们有那个本事才行啊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他们哪里能知道你会从江北安然无恙且大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