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顾令昭被南笙质问,并没有解释的意思,只是冲着前头开车的亲卫道:

    “今晚飞回华国,你去安排。”

    南笙满腔恼怒,这会儿却是一噎,捂住脸,也不知是喜是怒,失声问道: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要跟我一起回去?”

    男人只是冷淡地嗯了一声,便不再理她。

    南笙有些狼狈地看向窗外,心里头稍微好受了一些,可想到生死不知的小兮,又依旧沉沉地难以呼吸。

    “我会安排,丛林清洗前,不管生死,会找到她的。”

    男人眼睛里的情绪有些许的复杂,语气却依旧淡淡地,好似什么也不在意。

    南笙嗯了一声,也没去问他怎么就确定自己一定能找到,可她没有开口,因为她也希望顾令昭一定能找回小兮。

    .....

    丛林清洗的命令,顾兮知道的比傅江流还要早,对这种无差别攻击的方式,有点心头不悦,但也仅仅是不悦而已,并没有任何的惶恐和担忧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天天嚷着要保护环境,转头却要毁掉这么好的一片雨林......”

    坐在树干上晃动着双腿的少女,有几分索然无味地看着远处的天边,丛林清洗啊......这个命令的风格,还真是像极了......那一次。

    六亲不认......无差别的杀戮。

    “谢翊已经启用了青锋堂,你的目的也达到了,为什么还要耗在这?”

    一旁的男人相比之前,不仅面色更加苍白憔悴,整个精神状态都变得有些虚弱恍惚起来。

    不是饿的,而是药瘾发作,而他身上仅剩的极光也已经背着顾兮吸食完了。

    这四天里,谢泓并没有怎么饿肚子,前面这个他越来越琢磨不透的少女,几日前竟是直接从这棵巨大榕树的某一处,背出了几麻皮袋的吃食。

    虽然早就知道是有预谋的,但是看着各种零食饮料,谢泓还是有种莫名的荒诞感,外面天翻地覆,而促成这一切的人,居然还有心思问他:“要不要来包辣条?”

    好在,自从今早开始,顾兮看起来情绪收敛了很多,谢泓虽然不知道丛林清洗这回事儿,但也能察觉到,外面一定对频繁出现在西纳雨林的不明势力,采取了强硬的措施。

    毕竟,为了给民众一个和谐的社会环境,还有安全和稳定,他们一定会给出一个交代的。

    可顾兮迟迟没有动静,明明目的已经达到了,却还要耗在这上头,令人难堪的是,他在这上面待了几日就便秘了几日.......

    这话他说不出口,但想想对方每日总会消失一段时间,回来时总是清清爽爽还换了干净衣服,他心里就很不平衡起来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啊......”

    少女的声音带着淡薄的笑意,有些幽幽的,还在兀自心里不平衡的男人,面色一变,猛地抓住一根枝干坐起身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谢泓的情绪有些激烈,他知道这小女人对小翊是什么样的感情,自然不会误解什么,而这几日相处,这女人也毫无遮掩真实面目的打算,眼下这句话......

    “没什么意思,就是看你似乎很虚弱,就算急着赶回去了,也掌管不了暗室。”

    少女面上笑意盈盈,狡黠得如同一只狐狸,谢泓却是心口一窒,有种被捅了一刀的感觉。

    果真是最毒夫人心!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